极速时时彩 >> 国际关系学
外交决策分析与国际关系学范式革命
2019年07月24日 09:17 来源:《世界经济与政治》2015年第3期 作者:卢凌宇 林敏娟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外交决策分析旨在通过对决策者言语和行为的分析来研究政府对外决策的过程和政策输出。它既不是国际关系学的具体问题领域,也不是它的方法论,而是一个成长中的范式。从本体论上看,外交决策分析把国家关系设定为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假定个人是国际关系的起点,把人置于国际关系的中心,从而克服了主流国际关系理论对人的忽视和同质化处理。在认识论/方法论上,外交决策分析批判弗里德曼的工具主义,推崇科斯式实在论,强调理论的目的在于解释以及理论的前提必须真实,从而让历史回归国际关系。在研究方法上,外交决策分析鼓励跨层次分析,通过对外交决策精英尤其是政治领袖在具体事件中的言语和行为,来归纳和检验各层次变量对外交决策的影响,实现理论整合。尽管前途远大,但外交决策分析在国际关系学中仍然处于边缘地位,其发展严重受制于高昂的研究成本、学者们历史学训练的缺乏、主流学派的打压以及普遍的工具主义信念等因素。外交决策分析既符合中国的学术文化传统,又是中国国际关系学者普遍的研究偏好,因此是发展国际关系学中国特色或中国学派的最优路径之一。 

  关键词:外交决策分析/范式革命/工具主义/历史分析/跨层次分析

  作者简介:卢凌宇,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副研究员;林敏娟,浙江师范大学法政学院讲师。(金华 邮编:321004)

 

  一 什么是外交决策分析

  国际关系是国际行为体尤其是主权国家的互动过程。①这些过程是决策者在国内外和自身各种因素的影响下进行的政策选择所产生的预期或预料之外的结果。对国际关系行为体尤其是主权国家的对外决策过程、结果和影响的系统探讨就是外交政策研究。②外交决策分析(foreign policy analysis,以下简称FPA)则是广义的外交政策研究的一个子集,特指通过对决策者言语和行为的分析来探讨外交决策过程和政策输出(output)。③作为实证科学,FPA的因变量有两种:一是外交政策输出,例如战争、结盟、建交、经济制裁等;二是对外决策过程的不同环节,④包括问题识别(problem recognition)、框架化(framing)、知觉(perception)、目标优先化(goal prioritization)和(政策)选择评估(option assessment)等。⑤在因变量的选择上,迄今为止,FPA的研究压倒性地偏向外交决策的政策结果。

  按照行为主体抽象程度的不同,外交政策研究分为一般行为者(actor-general)理论和具体行为者(actor-specific)理论。⑥FPA理论是具体行为者理论。按照瓦莱丽·赫德森(Valerie Hudson)的观点,一般行为者理论有两个特点:一是假定国家为单一行为者;二是以系统或系统关系(relational)变量来解释外交政策行为。相反,具体行为者理论致力于探索“一般行为者理论适用条件变化的根源”,寻找“特定国际关系体系中个人和不同的集体(collectivities)行为多样性的原因”。⑦

  FPA兴起于20世纪50年代后半期,其诞生的标志是理查德·斯奈德(Richard Snyder)等于1954年年初出版的经典著作。⑧半个多世纪以来,FPA在国际关系学中几起几落,期间其主要研究取向大致经历了从建立跨国界比较外交政策(comparative foreign policy,简称CFP)的一般理论到建立中程(middle range)对外政策分析理论的转变。⑨冷战结束以来,FPA进入了所谓“百花齐放”的快速发展时期。⑩

  FPA有三个分支。除了斯奈德等开创的外交决策机制/过程研究,还有斯普莱特夫妇(Harold Sprout,Margaret Sprout)提出的外交决策环境(milieu)研究,也称为认知(cognitive)路径,以及詹姆斯·罗西瑙(James Rosenau)倡导的比较外交政策研究。(11)FPA的四位奠基人虽然探索路径和侧重点各不相同,但都不同程度地强调FPA的具体行为者理论性质。具体而言,斯奈德等关注影响政治精英外交政策行为诸决定性因素。(12)斯普莱特夫妇聚焦于决策者的心理环境(psycho-milieu):由于决策者心理状况和认识能力的差异,真实的操作环境(operational environments)和被觉察到的操作环境并不吻合。这是导致外交政策不同于理性选择预期的重要原因。(13)而在罗西瑙看来,外交政策理论介乎宏大的理论原则与复杂的现实之间。(14)他试图通过聚合(aggregate)统计分析来实现跨层次理论建构。(15)他强调在建构综合的(comprehensive)外交政策理论的过程中,不能忽略任何层次和方面(facet)的影响因子,也不能把它们当作恒量(constant)来处理,因为比较外交政策关注所有分析层次的政治活动。(16)

作者简介

姓名:卢凌宇 林敏娟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陈茜)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我的留言 视频 图片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极速时时彩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极速时时彩 极速时时彩 极速时时彩 极速时时彩 极速时时彩 极速时时彩 极速时时彩 极速时时彩 极速时时彩 极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