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时时彩 >> 经济学 >> 资本主义经济问题
[图书节选]塞巴斯蒂安·爱德华兹:拉美经济为何掉队了
2019年08月18日 19:31 来源:《掉队的拉美》,中信出版社 作者:【智】塞巴斯蒂安·爱德华兹 字号

内容摘要:拉美经济史宛如一曲悲歌,充满哀伤与挫折,已逾五百年。平庸的增长和脆弱的制度并非拉美唯一的历史特点。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   

  塞巴斯蒂安·爱德华兹(Sebastian Edwards ,1953年出生于智利,在芝加哥大学获得硕士和博士学位,任教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现为该校管理学院国际经济学Henry Ford II讲席教授。他长期关注拉美经济问题,曾于1993年至1996年担任世界银行负责拉美和加勒比地区的首席经济学家。作者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撰写了大量关于拉美经济增长与发展的论文和专著,是本领域的国际知名学者。 

    

  内容简介 

拉丁美洲的政治经济史是一部悲喜交加的戏剧。该地区拥有丰富的自然资源,18世纪初,其繁荣和富足不输于欧洲国家和美国,但此后深陷中等收入陷阱,迄今未有根本改观。该书在梳理拉美经济发展历史的过程中,剖析了该地区因何从繁荣走向衰落。作者认为,民粹主义政策盛行是拉美地区缓慢而持续衰退的一个重要原因。长期以来,拉美国家的政客利用民族主义和平等主义,强调收入分配,对外推行贸易保护主义,对内实施严格管制。这种民粹主义政策的结果就是经济扭曲,效率低下,终牺牲的不仅是长期可持续的经济增长,还有民众的收入和福利。作者警示,民粹主义政策犹如饮鸩止渴,拉美要摆脱中等收入陷阱,实现可持续的繁荣,唯有打破民粹主义的恶性循环,切实推行进一步的市场改革。   

 

  目 录 

  献词   

  “新发展译丛”序   

  前言   

  第一部分 长期衰退:从独立到“华盛顿共识”  

  第一章 拉美:永远的希望之星 

  拉美与美国的经济前景 

  “华盛顿共识”到民粹主义的复苏:简要综述 

  对主要观点的总结 

  国家繁荣与增长成功转型的机制:理论框架 

  部分长期衰退:从独立到“华盛顿共识” 

  第二章 以长期历史视角透视拉丁美洲的衰退 

  缓慢而持续的衰退 

  制度贫乏与长期平庸 

  货币危机、动荡与通胀 

  不平等与贫困 

  离上帝如此远,离美国却如此近 

  第三章 从争取进步联盟到“华盛顿共识” 

  古巴革命与争取进步联盟 

  保护主义与社会状况 

  失业与非正规经济部门 

  财政挥霍、货币宽松、动荡与货币危机 

  石油危机与债务危机 

  “失去的十年”、市场化改革与“华盛顿共识” 

  第二部分 “华盛顿共识”与危机频发:19892002 

  第四章 支离破碎的自由主义:拉美未完成的改革 

  制度与经济绩效 

  中断的制度:拉美地区的得分板 

  法治、产权保护与司法体系 

  腐败与经济绩效 

  民主制度与公民自由 

  经济政策改革:教条主义的失败 

  效率、企业家精神与生产率 

  贸易开放与经济绩效 

  无效率的政策与率的企业 

  劳动力市场法规的重要性 

  货币与汇率政策 

  小结:平庸的政策与脆弱的制度 

  第五章 智利:拉美闪亮的明星 

  萨尔瓦多·阿连德总统治下的智利:19701973 

  “芝加哥小子”与智利的市场化 

  “芝加哥小子”、政治与工会 

  智利:增长转型的成功案例 

  实用主义、市场与成功 

  限制投机性资本流动 

  制度的关键作用与盲目模仿者的失败 

  智利的启示 

  第六章 距离上帝如此之远:1994年墨西哥龙舌兰危机 

  墨西哥奇迹:不过是幻象而已? 

  汇率、资本流动与外部失衡 

  1994年:噩梦重现 

  龙舌兰危机的余波 

  墨西哥危机的教训 

  钉住汇率:拉美常犯的一个错误 

  第七章 所有危机之母:20012002年的阿根廷危机 

  历史悠久的经济动荡与高通胀 

  请绑住我的双手! 

  墨西哥危机与《货币兑换法》的缺陷 

  固定汇率变成了束身衣 

  无力抵御19992001年的外部冲击 

  又一次被不幸言中的灾难 

  货币贬值、违约与比索化 

  社会成本、复苏和民粹主义     

  第三部分 民粹主义的回应 

  第八章 新世纪的民粹主义、新民粹主义与不平等 

  民粹主义和新民粹主义 

  民粹主义周期:从欣喜到悔恨 

  新民粹主义政策 

  拉美的不平等和新民粹主义 

  开放、全球化、不平等和社会状况 

  收入差距和教育 

  民粹主义和政治制度 

  新民粹主义和新立宪主义 

  第九章 查韦斯的挑战与卢拉的回应 

  乌戈·查韦斯和委内瑞拉的民粹主义之路 

  委内瑞拉革命及其破灭 

  查韦斯与社会状况 

  民粹主义在巴西惊人的沉寂 

  卢拉治下的国内稳定与社会保障项目 

  卢拉的实用主义与查韦斯的意识形态 

  巴西在后卢拉时代面临的挑战     

  第四部分 未来的挑战 

  第十章 21世纪拉美的三类国 

  国家制度与毒品贸易 

  21世纪拉美地区的三类国 

  结语     

  译后记   

  参考文献  

     

  推 荐

  “作者的精彩分析解释了拉美的经济民粹主义为何未能削减贫困,并且以后永远也不能。任何人如果热切期盼拉美各国在统一的法治之下,迈向现代、包容、持续的市场经济,本书都是必读之物。” 

  ——赫尔南多•德索托,《资本的秘密》的作者    

  “任何对拉美经济的过去、现在和未来感兴趣的读者,塞巴斯蒂安•爱德华兹的新书都不应错过。没有人比爱德华兹更了解拉美。对于什么是应该做的,什么是应该避免的,任何一个发展中国家都可以从拉美的经验中获益良多。” 

  ——马丁•费尔德斯坦 哈佛大学经济学     

  在该书中,爱德华兹强调了创新与竞争对经济成功的重要性,并将经济失败归因于政治腐败,无论对于拉美还是其他地区,均是如此。这不是一部煌煌巨著,但确实是一本很实用的参考书。 

  ——《出版人周刊》      

 

  前 言     

  拉美经济史宛如一曲悲歌,充满哀伤与挫折,已逾五百年。1700年,北美和南美的殖民地生活水准大致相同。然而截至1820年,拉美的人均收入仅是美国和加拿大的三分之二。到了2009年,拉美的人均收入大约降至北美的五分之一。长期的经济衰败对无数民众的生活产生了重要的影响,这也解释了为何如此多的拉美青年奋力从母国移民到海外。每年大约有40万拉美人非法移民到美国,还有数万人未经合法移民程序而生活在欧盟地区。 

  本书讲述近数十年来拉美为打破经济表现平庸、危机、通胀、贫穷和独裁统治之间的恶性循环而付出的努力。这是20世纪90年代和21世纪初十年拉美经历的改革(这项改革有时被称作“华盛顿共识”),以及该地区为实现经济和制度现代化而做出的奋争。本书也记录了拉美各国为改善社会条件、减少贫困和不平等所做的努力。本书讨论了21世纪首个十年在许多拉美国家可以感受到的对全球化的不满情绪,以及乌戈·查韦斯(Hugo Chávez)、埃沃·莫拉莱斯(Evo Morales)、拉斐尔·科雷亚(Rafael Correa)和内斯托尔·基什内尔(Néstor Kirchner)等民粹主义政客的崛起。本书也讨论了以“卢拉”之名广为人知的巴西总统路易斯·伊纳西奥·卢拉·达席尔瓦(Luiz Inácio Lula da Silva)及其对民粹主义的抵制。后,本书还讲述了智利在现代化改革、资本主义与经济开放等方面的成功。在讨论这些当代问题的同时,我从长期历史的视角,开篇分析拉美对西班牙制度的继承,接着与北美继承自英国的殖民遗产进行比较。为了介绍必要的历史背景,我还详尽地分析了1940年至1990年这半个世纪拉美在贸易保护和工业化方面的经验。此外,我也讨论了自19世纪20年代摆脱西班牙殖民统治以来接连发生的货币危机,这对该地区影响深远。 

  2006年,我在马德里的卡洛斯三世大学举办了费格罗拉讲座(Figuerola Lecture)。在那次讲座中我宣读了一篇题为“世界经济中的危机和增长:历史展望”的论文。在那篇论文中,我认为拉美的前景似乎相当暗淡。我指出,20世纪90年代的现代化改革半途而废,在大多数国家,这些改革对经济与制度的低效和落后无能无力。我谈到,大多数拉美国家将继续由于官僚作风、贸易保护、缺乏竞争和制度薄弱而步履蹒跚。 

  我认为拉美的失败对美国和欧盟来说不是什么好事。以低速增长、社会动荡和贫困为特征的拉美对西方世界而言具有明显的地缘政治风险。如果一些拉美国家陷入困境,我们将会面临更大的非法移民的压力,即使再高的高墙和马德里巴哈拉斯机场严厉的移民官也无法抵挡汹涌而来的人潮。失败的经济导致失败的政体、暴力、暗杀、逍遥法外和毒品泛滥。由近年来的墨西哥我们不难发现,如果一国的制度为毒品黑手党和其他歹徒所侵害,那么这个国家将会如何。失败的政体是恐怖分子的避风港,它既不遵守国际法,也对国际社会的外交努力置若罔闻。毫无疑问,拉美的成功并终实现经济起飞,符合发达国家的利益。但是,当然没有人比居住在本地区的五亿人更关注拉美的发展。因此,我们问问自己,为何拉美落后了如此之久?为何成功助推经济的努力一次次无疾而终?为什么拉美同发达国家之间的收入差距越来越大而不是在缩小? 

  费格罗拉讲座结束后,许多学生和同事问我是否会写一本有关这一议题的专著。我的回答是“不会有”,我的研究计划已经排得满满当当,而且我正在计划写一本有关全球经济失衡的专著。但是这个想法一直萦绕在我的脑海中,我发现自己时不时会思考一本关于拉美经济史的专著应该如何来写。2007年,我在墨尔本大学举办科登讲座时,又讲到了拉美经济整体状况的问题。我再次被问到是否打算将这些材料整理成专著。这一次我的回答就不那么坚定了,我说我可能会这样做。正是在墨尔本,我列出了一个提纲,而在与我的朋友马克斯·科登(Max Corden)长时间地愉快交谈时,我意识到对于一本类似专著所应覆盖的几乎所有议题和所有国家,我都已做了研究。本书是我1995年《拉美的危机与改革:从绝望到希望》(哈佛大学出版社)一书的自然延续,这使写作本书对我来说更具吸引力。我不能完全确定何时开始着手写作,有可能是我从澳大利亚前往智利的圣地亚哥旅行时,在太平洋一万多米的高空中开始的。 

    

  [节]货币危机、动荡与通胀 

  平庸的增长和脆弱的制度并非拉美唯一的历史特点。从早期开始,实际上就在摆脱西班牙获得独立之后,许多国家通胀严重危机频发,本币相对于黄金或者英镑和美元等稳定的货币大幅贬值。这些年来,大幅贬值、债务展期、通胀失控对于拉美似乎已成为常态而非例外。随着时间推移,拉美国家被认为是不可信赖的债务人,就像是奥斯卡·王尔德的戏剧《理想丈夫》中的人物,其中一个角色在谈到可疑的投资时说道:“这个阿根廷人计划的就是一个常见的骗局。”     

  19世纪20年代,十多个拉美国家外债违约,其中包括向墨西哥和秘鲁的贷款。1826年,哥伦比亚有50%的国际债务违约,厄瓜多尔有22%的债务违约,而委内瑞拉差不多将近1/318282月,中美洲的一些小国,如哥斯达黎加、危地马拉、洪都拉斯、尼加拉瓜和萨尔瓦多外债违约。不时发生的违约在整个19世纪都在持续。例如,1873年超过15笔贷款被展期,其中包括向玻利维亚、巴拉圭和乌拉圭的贷款。     

  在每次拖欠之后,接下来就是长时间拖拖拉拉的谈判。大多数情况下,在经过数年讨价还价和相互让步之后,双方将会达成解决方案,这往往意味着投资者会遭受重大损失。例如,1875年,玻利维亚政府一笔1872年的价值170万英镑的债务违约;8年后,债权人于1880年接受的偿付不到原始债务的一半,只有79.3万英镑。随着违约的增加,谈判者在债务重组过程中采用了新的创新性机制。例如,1837年墨西哥国会提出以包括得克萨斯和加利福尼亚在内的多个州的土地来偿还拖欠的债务。交易价格是每英亩土地4英镑。然而应者寥寥,因为英国投资者认为与持有那些遥远的、未知的一块土地相比,还是继续持有这些违约的债券风险更小一些。1885年,巴拉圭面值150万英镑的违约债券的持有者,收到了80万英镑再加200万英亩的土地。1890年,秘鲁3300万英镑违约债券的英国持有人收到了秘鲁公司的股票,该公司拥有铁路、土地和采矿权。     

  阿根廷提供了拉美最为动荡不安的历史案例。在19世纪20年代,就在宣布独立之后的第十年,阿根廷爆发了第一次货币危机,比索相对于黄金的价格开始迅速贬值。1827年比索贬值了33%1829年又贬值了68%1838年发生了新的货币危机,比索贬值了34%1839年新的危机再次爆发,比索贬值了66%1845年比索再次贬值95%1851年则贬值了40%。在1868年至1876年间,阿根廷推行货币局制度,以努力结束宏观经济的动荡,这要求货币当局只有在具有完全的黄金储备时,才能发行纸币。然而在1876年,主要由于财政过于铺张,货币局制度被放弃;1875年至1878年,比索相对于美元贬值了将近30%1885年爆发了新的货币危机,比索相对于美元贬值了43%4年之后比索又贬值了64%1890年在“巴林危机”期间贬值了32.6%     

  1891年,阿根廷国会通过了《货币局法案》,再次推行货币局制度。然而由于缺乏财政纪律,这次尝试再次失败了。1914年一战爆发时货币局制度被暂停;1927年恢复实行,1929年时再次被废止。比索在1920年和1931年分别贬值了26%29%。在1938年、1948年和1949年,新的货币危机频发。宏观经济动荡充斥着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1951年、1954年、1955年、1958年、1962年、1964年和1967年,阿根廷均发生了货币危机。1971年,比索贬值了117%。阿根廷在1974年至1979年进入了一个更为动荡的时期。1976年通胀率飙升到444%。危机和货币贬值的频发对经济增长产生了严重的不利影响:在1975年至198510年间,人均收入年均收缩1.7%1985年的通胀率达到672%1981年至1991年的10年间比索平均每年的贬值率达到惊人的1346%     

  纵观阿根廷的历史,它数次重组全国、省级和地方的外债,使国际投资者损失惨重。早期大规模的外债重组发生在19世纪90年代巴林危机时期。国债在1891年得以重新谈判,1893年又重新谈判。国际铁路保险于1896年重组,从1896年至1899年外国债券持有者损失了600万英镑,原因是一系列省级债券的重组。1897年布宜诺斯艾利斯地方政府重组其债券,1899年科尔多瓦紧随其后。1900年轮到了罗萨里奥,1905年则是圣达菲债券重组。1906年,布宜诺斯艾利斯省的抵押汇票(cédulas hipotecarias)重组,使外国投资者损失了最初投资的大约1/3     

  货币不稳定和通胀并非阿根廷独有。西边的邻国智利在1878年至1978年这一百年间,是世界上通胀率最高的国家之一。1878年至1879年,通胀压力第一次爆发,比索贬值了25%,不能再兑换黄金。比索在1879年至1888年进一步贬值20%,到1898年又损失了33%的币值。在1898年至1907年间,比索再次贬值了40%。根据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家弗兰克·菲特(Frank W. Fetter)在20世纪30年代早期的著作,智利的通胀经历在20世纪头10年是独一无二的,政府在完全没有必要的情况下增发了大量纸币。根据菲特的观点,这一通胀政策是有意为之,是智利的统治阶层为获得大量低廉的信贷而施压的结果。智利案例的异乎寻常之处在于,大量增发货币得到了保守政治家的支持,而不像世界其他地方是由自由派和激进派支持的。在一战期间,智利出口品的国际价格有相当程度的提高,比索币值稳步增强。然而好景不长,1921年比索贬值超过50%。到1925年,比索已经失去了1918年币值的60%。在接下来的60年中,智利经历了长期的严重通胀,稳定经济的努力一再失败。 

图书基本信息

   书名:掉队的拉美  

  定价:68.00  

  作者:【智】塞巴斯蒂安·爱德华兹  

  出版时间:20196  

  出版社:中信出版集团  

  页码:312  

  装帧:精装  

  开本:19.5  

  ISBN9787521703252  

作者简介

姓名:【智】塞巴斯蒂安·爱德华兹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文齐)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我的留言 视频 图片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极速时时彩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资本主义经济问题--学科头条-配图.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极速时时彩 极速时时彩 极速时时彩 极速时时彩 极速时时彩 极速时时彩 极速时时彩 极速时时彩 极速时时彩 极速时时彩